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山贼与女匪—2 完
山贼与女匪—2 完
 “好,有劳老弟了,这里的都是粗人,就老弟读过点书,带下去吧。

  在山寨的牢房中,小林美雪的堵嘴布终于被拿了下来,她的嘴巴都快被塞脱臼了,她大呼了几口气,对着山豹说道:“山豹,和你碰个面还真不容易啊,又是捆又是堵的,折腾了那么久。

  “李小姐别见怪,这样才安全,委屈你了……”
  山豹和林美娜笑了笑。

  “上峰派我来……”
  “呵呵,我们知道,你的日本上峰派你来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是吧?”
  山豹突然变了脸色说道。

  小林美雪一惊,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那么快就知道消息的,但是仍然故作镇定的答道:“你说什么?什么日本人?”
  “小林美雪小姐,别装了,好危险,我们也是一个小时前刚刚收到得紧急情报,你乔装成已经被捕的李芳妮来和我们接头,可惜却掉进了我们早已经布好的陷阱。
“山豹和林美娜笑着说道。

  小林美雪听到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大吃一惊,脑子里飞快思索着,到底是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但是只好硬着头皮装下去:“小林美雪是谁?我是国民党上海站的李芳妮!你们这样做,上峰怪罪下来,是要掉脑袋的!”
  “哈哈哈,事到如今还要装吗?好,我让你装!”
  山豹笑着接过林美娜递过来的几团丝袜,捏住了小林美雪的嘴巴,一团接一团的塞了进去。

  “你们干什么?呜?……呜!”
  小林美雪的嘴巴被越塞越满,慢慢的重新鼓胀起来,然后林美娜用一条黑色丝袜将小林美雪被丝袜团塞满的双唇从外面包裹起来,围着脑袋缠绕几圈绑死。

  “日本女人,老实点!”
  林美娜厉声喝道,和刚才的温和态度完全反过来。

  不一会,大当家就来到了牢房,问山豹询问的怎么样了。

  山豹假装很沮丧的说:“她不是本地人,家里人在黑龙江那边做了皇协军,她是去投奔他们的,听说日本人给的钱多,她要去做慰安妇。

  ““汉奸的家属?哼,老子最讨厌小日本了,这婊子还想去给日本人当婊子,一定不是什么好货。

  “大当家说的是,赎金看来是要不到了,刚才她还想咬舌自杀来着,所以千万要一直堵着她的嘴,剩下的,就任凭大当家处置了。

  山豹笑道。

  “哈哈,老弟,想的真周到,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你也和二夫人那个……恩?”
  大当家淫笑着走进牢房,一把就把小林美雪抱起来扛在肩膀上,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呜!呜!”
  小林美雪拼命的妞动着被紧紧捆住的身子挣扎着,她这次是真的全力想要挣脱了,但是绳子捆的是如此的紧密,她根本无法挣开,大当家一把将她摔到床上,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便一把全身压到了小林美雪较弱的身上,一把将她旗袍下的蕾丝内裤撕掉扔到一边,捏着小林美雪高挺滚圆的奶子,将粗大滚烫的大肉棒猛烈的插进了小林美雪的蜜穴中狂插起来。
、“呜呜呜?……呜!”
  小林美雪不是什么贞烈女人,身为一名帝国军人,早就做好了为帝国随时献身的准备,但是一想到自己堂堂大日本特高科的女少尉,竟然掉进军统特工的陷阱,自愿被绑来被这个低贱的支那土匪头子强奸,浑身的格斗术都使不出只能任人宰割,羞愤的圆瞪着媚眼大叫起来,拼命的挣扎着。

  “看不出你个骚货还挺带劲,恩?老子最狠汉奸了,叫你去投奔日本人,老子叫你给日本人日!老子先日死你哈哈哈!”
  大当家狂笑着撕开了小林美雪胸前的衣服,捏着她那对雪白的大奶子,骑在她身上就是一顿猛日,那粗大的肉棒在小林美雪销魂的蜜穴中大力无比的狂插不止。

  “呜呜呜呜!呜!混蛋?……怎么会这样?……我小林美雪怎么会被这种猪一样的家伙……呜!
  “小林美雪羞愤的大声尖叫着,在大当家的胯下屈辱的扭动着雪白的娇躯,那大当家从小习武,体格魁梧,十分有力,插的小林美雪不一会就浪叫连连,然后腰间一抖,一大股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顺着小林美雪销魂的蜜穴喷进她的子宫之中,然后顺着小林美雪的肉丝美腿慢慢的倒流出来。

  大当家雄风大展,一连奸淫了小林美雪5,6次,然后又是咬又是掐,将小林美雪雪白的奶子上咬的到处都是齿印。

  “呜呜呜!……”
  小林美雪满脸通红,被大当家操的浪叫不停,丝袜也被抓破了好几道,一双被紧捆的玉腿在床上被插的不停的扭动着。

  大当家尽了兴,又喊来一大票兄弟,指着被他干的蜜穴精液横流躺在床上的小林美雪说:“这个骚货想给日本人当鸡,你们给我好好的办她,玩死拉倒,算我赏给弟兄们的。
“大当家握着自己的肉棒,对着小林美雪那美艳的脸蛋猛的喷出一股白浊的精液笑道。

  “谢大当家!”
  那帮土匪看见美艳无比的小林美雪早就按捺不住了,心里不知道早已经把她轮奸了几万遍,大当家的话一落,立刻把小林美雪拖了出去,在大堂铺了张毯子十几几十个壮汉就脱了裤子,黑压压的一片朝小林美雪扑了过去。

  “呜?……呜!”……
  “山豹,要留那个日本女人活口吗?也许有我们需要的情报?”
  林美娜在山豹的房间中问道。

  “哼,李芳妮小姐可能已经遇难了,就是没遇难,恐怕也被那群鬼子糟蹋的不成样子了,这个日本女人活该。

  山豹狠狠的说道。

  “不过现在日本人还不知道,他们的事情已经泄露了,我们也许可以将计就计。

  林美娜笑着说道。

  “对,我也在想这事,咱们得尽量赚日本人一笔,不能便宜了他们,好在通过这次试探,看来大当家的挺狠日本人,对我们今后的行动非常有利……“山豹说道。
……
  一天后山下的旅店来了一位打扮人时的年轻女孩,20多岁的年纪,烫过的微卷长发,穿着蓝色的碎花短襟短袖旗袍和白色的丝袜高跟,高挑的身段非常惹人注目。

  那女孩径直走到了老板的面前,说道:“”老板,我来这找个人。
““不知道小姐要找什么人呢?”
  “一个姓林的亲戚,她比我先走几天,可能会住在你们这。

  那老板一听,怪了,竟然和来接头的日本女特务说的一样,也知道接头暗语,马上警觉起来,一边假装查找一边偷偷告诉店小二通知正在楼上喝茶,准备今天下山搜集情报的林美娜和山豹。

  “怎么可能?难道日本人又派了一个人来?不会,这样的话,那个小林美雪不就暴露了?”
  山豹奇怪的问道。

  “人已经到楼下了,怎么办?”
  老板问道。

  “美娜,准备好绳子,她一上来,先捆了再说。

  山豹说道。

  等那年轻女子被老板一引进房间,埋伏在一边的山豹立刻从后面扑上去,扭住女孩的手腕。

  那女孩训练有素,立刻反身和山豹缠斗起来,穿着白色丝袜的玉腿一抬,180度直接踢到了山豹的脸上,然后转身高跟鞋一踹,尖利的鞋跟正踏在刚刚闪开的山豹旁边的门板上。

  林美娜赶紧起身,从后面扭住了女孩的手腕,然后山豹掏出手枪,对着女孩说:“别动,你是什么人?”
  那女孩微微一笑,停止了反抗,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叫韩冰冰,这就是你们军统的待客之道吗?”
  山豹心中一惊,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年纪轻轻,容貌美艳,双唇上涂着火红的唇膏,酥胸高挺,甚至比林美娜还要丰满,而腰却很细,臀部高翘,很圆,双腿穿着丝袜,又长又细,是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张的尤物。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着有什么目的?”
  林美娜在背后说道。

  “我要见你们站的站长,我又重要的情报告诉他。

  韩冰冰说道。

  “笑话,你说见就见?你是日本人的特务?你刚才那一脚差点要了我的命。

  山豹逼问道。

  “那还不是你先偷袭我的,我不是什么日本人的特务,我是中国人,快带我去见你们站长,不然就晚了。

  韩冰冰说道。

  “谁知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弄清楚之前,想都别想。

  山豹说道。

  “哼,小心是没错,但是现在没时间耽误了,日本人会对你们不利,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可以把我绑起来带去见他,我是中共地下党的党员。
“韩冰冰昂起头说道。

  “共产党?”
  山豹和林美娜都惊讶了,共产党怎么会知道他们军统站的联络暗号?
  山豹想了一下,对林美娜说:“先捆起来。

  于是林美娜拿着绳子,麻利的将韩冰冰的双手反剪了照捆小林美雪得姿势,五花大绑,将韩冰冰的胳膊勒的凹凸不平,酥胸高挺。
而韩冰冰则是微笑着任由她捆。

  “要不要把我那双差点要了你命的双腿也捆上?省得你们担心。

  韩冰冰一点也不害怕,微笑着问道。

  “你放心,你不说我们也会捆的。

  山豹摸了摸额头上渗出的血迹,让林美娜蹲下来,将韩冰冰那双白丝长腿用绳子仔细的捆在一起。

  “你可捆好了,不然他等下有什么坏心眼再挨上我一脚,可是会怪罪你的。

  韩冰冰笑了起来。

  “这丫头嘴真贫。

  林美娜忍不住笑道,不过还是认真的将韩冰冰的双腿死死的捆好了。

  “好了,都捆完了,是不是还要蒙上眼才肯带我去见你们站长呢?我可说在前头,情报紧急,晚了误了事,不仅我完不成任务,你们也担待不起。
“韩冰冰说道。

  “我就是临城站的站长山豹,共党分子,你到底有什么事?”
  山豹说道。

  “哼,原来你就是站长?也罢,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顾那么多了,及时你不是,由你转达也是一样的。

  韩冰冰说道。

  “我们在上海的地下党得到情报,你们在中山路35号的站已经被日本人捣毁了,站长李占成叛变投敌,你们派来联络的特工李芳妮也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而日本人已经派了一个叫小林美雪的日本女特务冒充李芳妮来和你们接头,这两天就会到,千万别被她骗了。
“韩冰冰说道。

  山豹和林美娜又是一惊,连这共产党都知道?共产党的眼线是无处不在啊。

  林美娜看着山豹,似乎要询问他怎么处置这个女共产党。

  “你稍等一会。

  山豹拿了条毛巾,捏住韩冰冰的嘴巴塞了进去,然后和林美娜出了房间。

  、“呜!……”
  “她也是一片好意,虽然那个日本女特务我们已经抓住了,她肯冒险直接来我们这个联络点报信,很难得啊,我看赶紧放了人家吧。

  林美娜说道。

  “别忘了她可是共党。

  山豹说道。

  “可是现在不是国共合作时期吗?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打日本人啊。

  林美娜说道。

  “呵呵,也只有你们这样年轻的女孩,相信国共合作能够长久,美娜,你听我说,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政治理念完全不同,甚至水火不容,日本人也许打个几年,十年,那之后呢?还不是国共争天下,国共的内战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共产党人表面和我们一起抗日,实际上都在借机发展自己的势力收买人心,时刻都要防备。
“山豹说道。

  “可是她……”
  “你听着,既然国共内战是迟早的事,那么在抗日的时候,我们的组织和情报被她们了解的越多,对我们越不利,反过来,也是一样的,而且她的目的是不是单纯的就是给我们报信,还不一定,如果她借机会了解了我们临城站的人事和联络点,今后就是心腹大患。
““那怎么办?总不能把她给……”
  林美娜似乎有些不忍。

  “你放心,我不会,现在毕竟表面上还是国共合作时期,而且人家毕竟是说来给我们提供重要情报的,糟糕就糟糕在我们放她进来,并且让她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所以轻易是不能放她回去了。
“山豹说道。

  “难道要带回山寨?”
  “那更不能了,山寨那个据点是我们临城站最后的秘密,绝不能让共党知道。

  山豹想了一会。

  “先找个借口把她扣押下来,合适的时候再放她回去。

  “什么是合适的时候?”
  “呵呵,那可难说了……先照着做吧。

  山豹抽了根烟,和林美娜走进房间,对着被堵着嘴的韩冰冰说道。

  “不好意思,你冒着危险来给我们提供重要情报,按理说不该为难你,不过你的身份和情报的真实性,我们还要请示上峰核实一下,所以先委屈你了。
“山豹说道。

  林美娜蹲下来,对韩冰冰说道:“好妹妹,先对不住了啊,希望你能理解。

  韩冰冰虽然有些惊讶对方不打算放开自己,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似乎完全不知道那个日本女特务已经被山豹设计抓住,被山寨的那群土匪轮奸的生死不明。

  “为了不被日本人的眼线发现,还得委屈你一下。

  林美娜说着和山豹将韩冰冰抱起,抬到了床上。

  “呜?”
  韩冰冰睁大了媚眼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还打算怎么“委屈”自己。

  山豹和林美娜将韩冰冰面朝下,把她的双腿朝背后一折,将韩冰冰捆成驷马攒蹄,韩冰冰的身体柔韧性很好,全身被弯曲撑一个圈,依然没问题,两人将她的身子捆成一团,高跟鞋都快顶到了后脑才停下,然后将她身体侧放过来,用黑布蒙住了她的眼睛,然后用毛巾被盖上,再把蚊帐拉下来,然后跟她说假装去“核实”走出了房间。

  “呜!……”
  韩冰冰被捆成一团放在床上,呜呜的发出呻吟的声音,也不知道山豹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相信自己。
【完】